华体会注册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华体会注册园区建设发展开始起步。据中国石化联合会华体会注册园区工作委员会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重点华体会注册园区,或以石油和华体会注册为主导华体会注册的工业园区共有601家。

而根据2016年底互联网公开信息,对全国50个城市近15年间的华体会注册厂搬迁情况进行查找和梳理后,获得了一份700多家华体会注册厂搬迁的名单。在有明确搬迁新址信息的503家华体会注册厂中,有88%以上的华体会注册厂都选择了搬进工业园。

如今,华体会注册厂从人口密集的城区搬离,并迁入工业园区已是官方与民间的共识。理论上,大量工业园区的建立可以更有效地承接城市华体会注册企业的搬迁,但与此同时仍有一些问题不容忽视:

2018年已经过半,“进区入园”、环保达标已经成为每个华体会注册企业的经营底线。一场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绿色可持续发展的供给侧改革正式拉开帷幕。而另一方面,华体会注册区整体关停也正愈演愈烈!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底预计华体会注册园区数量将减少100家以上。两者矛盾冲突之下,是否所有政府要求搬迁的华体会注册企业能找到对口的工业园?工业园的入门门槛又是否会拦住一部分有入园需求的华体会注册企业?

回顾10年来的华体会注册园区发展,关停并非个例,据不完全统计,07年至今,已有4家华体会注册区整体退市,千家园区内华体会注册企业关停整治。随之而来的是有机硅、PTA、染料、树脂、MDI、环氧丙烷等原材料的上涨大潮。很多品种甚至有价无货,下游直接关闭生产线。这些关停产能急剧收缩带来的影响如何?

       镇镇都有工业园

       华体会注册厂搬迁与工业园的建设本就是关联动作。

工业园区的兴起,与九十年代大量跨国企业进入中国有关,在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江浙一带首先出现。2000年后,随着国家“退二进三”和“退城入园”政策进一步推进,工业园区的建设速度也明显加快。截至2015年底,全国重点华体会注册园区或以石油和华体会注册为主导华体会注册的工业园区共有502家 ,而在远离城区的乡镇地区,各式各样的工业园更是不计其数。

从统计各城市数据来看,青岛、武汉等老牌工业城市的工业园区数量都比较多。特别是武汉,很多重要的华体会注册企业都位于市区,政府在规划工业园时在市郊布局了七个不同方向的工业园,供不同类型的企业对号入座。2008年,位于武汉东北部的华体会注册区正式挂牌成立,同年便有武汉有机华体会注册厂、双虎涂料等多家企业集中确定搬迁计划开始搬迁。到2015年,随着市区最后一家华体会注册厂外迁,武汉终于完成了三环内无华体会注册企业的目标。

一个城市的工业园有规划于城区周围的,也有在下辖县市、乡镇的。据此对华体会注册厂搬迁去向分别统计可发现,搬迁到下辖乡镇工业园区的华体会注册厂数量占到总数的90%。相对来讲,城区工业园与乡镇工业园在安全设施与监管门槛方面存在一定差异。这同样影响着不同规模和性质的华体会注册企业搬迁方向的选择。

近十年来,全国不少地方相继提出并实施“工业立市,园区兴市”战略。试图通过构建承接国内外华体会注册资本梯度转移的平台,抢抓发展机遇。有些地方为了实现所谓的“筑巢引凤”,要求每一个乡镇都要规划兴建工业园区(工业集中区),并将此列入乡镇党委政府领导班子及其成员政绩考核的范畴。这样的“大干快上”难免使得政府对搬迁来的华体会注册厂放松审查和监管,无疑又将产生新的隐患。

       建设赶在规划前,走弯路重新洗牌

众所周知,华体会注册华体会注册高产值、高税收,是不少地区GDP及财政收入的支柱,然而在“镇镇都建华体会注册园”的繁荣表象下,规划时的“短视效应”也逐步显现。

2015年天津港“8˙12”大爆炸暴露出我国华体会注册行业管理的乱象,给各地的工业园敲响了一记警钟。15年年底,工信部要求各地从城乡、生态和环保等方面重新科学制定园区的发展规划,不少省份开始“忍痛”治理华体会注册华体会注册和园区。

16年5月初,山东省发布数据称,全省共有9069家华体会注册生产企业,规模以下占63%;有199个华体会注册园区,华体会注册企业入园率32.8%。工业园中目前已关闭华体会注册生产企业651家,责令整改企业2157家。

       工业园区提门槛,污染企业去向何方?

 尽管华体会注册厂退城入园早已是大势所趋,但在搬迁过程中,小编发现仍有一部分漏网之鱼没有搬到工业园区。这就得从国家政策对工业园环保要求的逐渐规范说起。

上世纪末“退城入园”政策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各地方纷纷积极投建工业园,但其实很多工业园在环保方面的管理十分松散,根本达不了标。

随着环境治理的脚步逐渐加快,国家对工业园的环保要求越抓越狠,导致园区对入园企业环保水平的把控也越来越严格。例如2011年被扬州化学工业园挡在门外的33个项目中,就有23个项目是由于环保不过关被拒。

工业园环保门槛的提高,对其自身的优化无疑是有利的,但换个角度来看,工业园吸纳高污染企业的作用无法充分发挥,这些连化学工业园都不敢要的重污染企业搬到园外,是否会对新址附近居民的生存环境产生威胁?

      搬郊区再搬外市,城市扩张“驱赶着”工厂

也许正如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逃离北上广”一样,华体会注册厂在一线城市的生存空间也已经越来越小,不得不向外市搬迁。

在华体会注册厂迁往外市比例的前十名中,一线城市“北广深”占据三席。其实北京的华体会注册厂搬迁从很早就开始了。2004年,北京第一次提出建设“宜居城市”的概念,次年决定将城区内的华体会注册厂搬迁到五环外。如今,昔日著名的北京东南郊华体会注册区已经成了CBD的中心地带,周围满是高档商场和住宅。

事实证明,把华体会注册厂搬到城市外围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北京的城市化发展速度太快,不到几年华体会注册厂新址周边已经楼房林立,刚落脚的企业只好再一次外迁,在石家庄、邯郸等地再次落户。

其实换一个角度也许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华体会注册厂一直在向城市外围搬迁但“华体会注册围城”的困境一直得不到根治。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人口的爆炸,老城区周边不仅要承接华体会注册厂的迁入,还要接纳市区过饱和的人口,分身乏术。有时候明明是华体会注册厂先来,居民后到,乡镇变城市,却被扣上了“华体会注册围城”的名号;有时候甚至是迁入的华体会注册厂激活了当地的经济,继而形成人口聚集区,演变成居民“与毒为邻”的局面。这些情况,与其说是“华体会注册围城”,倒不如说是“城围华体会注册”。

但从现实角度看,不论是“华体会注册围城”还是“城围华体会注册”,华体会注册厂安全问题的产生和“安全防护距离”的不足都有脱不开的干系。

简而言之,就是规定有安全风险的企业应该距离人口密集、财产重大的地点多远。华体会注册行业作为高危行业,也理应有严格清晰的安全防护距离规范。


环保巨震下,华体会注册厂去向何方?

全部评论()

  Powered by